新春与儿童的艺术创造
2017年02月20日 来源:美术报 作者:李力加(中国美术家协会少儿美术艺委会委员、浙江师范大学教授) 浏览次数:765

   雄鸡一唱,天下和鸣,新年里孩子心目中的快乐,伴随着迎新的游戏,思绪自由飞翔。“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炎黄子孙对于新年的认识、理解、期盼、以及新的开始,是基于自己乡音、乡情、乡愁的终身文化基因。悠悠历史长河,儿童的艺术创造、儿童对于生活世界的认识和理解,紧密伴随年节文化的玩耍境遇不断深化。

  过年了,孩子们开始新的生活、梦想与希望;过年了,孩子们有了新的衣裳、新的体态、新的眼光。儿童的艺术创造,是人之初的艺术,犹如新年伊始,给人以崭新的面貌、样态,涤荡着成人美术里的世俗之风。“儿童图画,系报告其脑中知识,不是摹仿自然景象,至如唱歌,必发生于愉快之时,情感剧烈时反无之,可知艺术之创造,须在恬淡宁静之中。”

  艺术是一种生活形式

  进入美术学科核心素养时期的美术课程,其本质为有利于儿童(人)的终身发展和适应社会的自主探究学习,形成其分析、判断、解决问题的能力。艺术是一种生活形式,而且应该是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儿童在自主、探究性的美术活动里表现出的作品,愈自然就愈发显现出其具有的特殊艺术感。事实证明,艺术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是自然的。更为重要的,是艺术的才是自然的,自然的才是艺术的。如,中外历史上大量的岩画作品,儿童的涂鸦作品等。丢勒曾说,艺术深藏在自然中。这句话表达了所有伟大艺术家的共同经验。

  社会里、生活中所有的人在自己的生命存在中不断地同存在本身打交道。同理,每个孩子自身并非是孤立的,所有儿童都是与自己的生命存在打交道。如果儿童们不与他的生命存在发生关系,儿童自身也就不存在了。惟有儿童们对自己的生命存在有所领悟,有所作为时,儿童自身才存在,儿童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美术教师在任何教学状态时,如果不明白、不关注儿童与自身生命存在的关系,不能够从儿童与自身生命存在的关系视角来思考美术教育,来研究如何进行美术教学设计、如何实施具体教学,那么,这样的教师就可以视为不会教学。

  一些教师受到传统认识论的影响,在教学生活里唯独见不到儿童们在自己生活中浑然天成的、独具个性的生命状态。甚至,相当一些美术教师还坚守着所谓“主体如何认识客体”的习惯思维,做出诸多伤害儿童们生命成长的蠢事情来。在儿童期的美术教育活动中,教师特别要认真地研究每个儿童与其生存的文化之间的存在关系。每个儿童的生命状态寄寓在自己的日常生活里,每个儿童都从日常生活里来领悟自己。因此,在儿童美术活动中,引导他们领悟自己并非是对一个固定空间中的现成事物的认识。儿童首先是在生活的每个瞬间里都在领悟自己。如,无论是对某主题生发的色彩感悟与表现,还是直接的线描写生表达,或是体验不同媒材的应用,这些美术活动本身,并非是儿童们对现成的色彩作业进行认识,也并非是对眼前的写生物体单一认识。而是每个儿童在感悟不同美术主题过程,对自己生命状态的领悟水准。儿童面对各种生活物象的体验过程,包括儿童自己也成为众物象中的一个物体,此心理状态决定了儿童们美术活动中学习效果的达成水平。

  引导儿童发现自己的能力视角

  儿童的生命本身就是可能性。这一心理现象在每个儿童的情绪中凸显出来。情绪,是人的基本生存状态之一。所有儿童在生活状态中带有何种情绪,在美术活动中倾注何种情绪,其作业结果立刻反映出来。教师如何去界定儿童呢?他可以选择自己,也可以获得自己,也可以失去自己。艺术的独特在于对生命意义的阐释,儿童的美术教育在于肯定每个生命的独特和自立,释放儿童个体的生命力量。因此,感悟生活、领悟自己是每个儿童身心发展的基础。

  美术课程被誉为最能够开启人潜在能量、生发创造思维的学科课程。教师引导儿童们“过问自己的生命存在”这个视角思考美术教学的时候,要由启迪每位儿童自身过问自己生命存在的角度来设计教学。也就是说,引导每位儿童由发现自己的能力视角,进入到有兴趣的自学(有热情的自学)这样的学习状态,逐渐达成有主题的自学,最终达成“有主见地自学”。这意味着儿童们对美术文化(问题)能够有思考地阅读,此阅读包括(美术观看能力、美术批评能力、美术表达能力、美术思维能力),是儿童能够带着自己的主见去美术观看、美术批评、美术表达,甚至带着自己强大的个人偏见去阅读、认识、思考、理解美术文化,这称为以思带读(审视)、感思一体的美术学习方法。

  任何美术活动(学习)主题,都是儿童们与美术文化情境发生关系的生命体验,是儿童生活瞬间一种当下的存在,当儿童们关注“过问自己的生命存在”时,他们的学习状态就一定是可以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儿童的每件作品不仅仅是象征,更是儿童自己生命的形象写照,形象的意义就写在儿童作品的形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