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级教育评价专注提升教学质量
2017年06月29日 来源: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 作者: 浏览次数:410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印发《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办法》(下称《办法》),要求每年开展一次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工作,评价结果作为对省级人民政府及其有关部门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进行考核、奖惩的重要依据。

省级教育评价坚持以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为中心,《办法》指出,评价的内容包括各级各类教育发展情况、统筹推进本行政区域教育工作情况、加强教育保障情况、学校规范办学行为情况等六个方面。未来,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于每年3月底前向各省级人民政府印发书面通知,在经过省级人民政府自查、第三方机构评估、国务院检查组实地检查、整改复查等之后,形成年度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报告。

全方位开展省级教育评价

所谓教育评价,就是指根据一定的教育价值观或教育目标,运用可行的科学手段,通过系统收集信息资料和分析整理,对教育活动、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进行价值判断,为提高教育质量和教育决策提供依据的过程。

在我国,评价体系运用到各个行业领域早已十分普遍,作为衡量阶段性工作优劣的必要手段,评价方法以及体系的科学性决定着下一阶段工作的提升度和准确度,具体到教育领域而言,诸如学校内对教师的评价以及对特定教学科目和教学方法的评价早已成为校内提升教学质量的有效手段之一。

而此次《办法》明确实施的被评价主体为省级人民政府,内容则为对其履行教育职责进行评价。具体而言,包括省级人民政府贯彻执行党的教育方针情况,落实教育法律、法规、规章和政策情况,各级各类教育发展情况,统筹推进本行政区域教育工作情况,加强教育保障情况,学校规范办学行为情况。其间,不仅有专门针对教育教学质量提升的内容,亦涵盖了针对各级各类教育均衡发展,促进教育公平的内容。

比如,根据《办法》,未来,省级人民政府对本省鼓励和支持普惠性学前教育发展,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推进高中阶段教育普及,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推进高等教育分类发展,促进和规范民办教育发展,大力发展继续教育,加快发展民族教育,大力加强国防教育,办好特殊教育,保障困难群体受教育权利,及时解决教育热点难点问题等所实施的工作内容和政策落实,都将成为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对其实施的评价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将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根据督导评估指标,利用国家统计数据和调查获得的系统数据,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情况进行监测评估,面向社会和学生开展满意度调查,于每年6月底前形成年度监测报告。

近年来,第三方评价堪称炙手可热,毕竟,作为独立于政府与被评价主体之外的第三方机构,其本身的中立性特征所带来的评价结果将更趋真实可靠,也是社会公认最为科学的评价方法之一。而对教育展开第三方评价,也是教育学界近年来的普遍共识,比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此前在某论坛上致辞时就曾指出,推动第三方教育评价是为了把教育办得更好,而当下国家推进的第三方教育评价政策由于缺少第三方教育评价者而未能得到有效落实,需要以联合促发展,共同解决第三方教育评价的理论和技术问题,拓展政策空间。

显然,此次《办法》以推进省级教育评价为契机,明确将由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展开评价,客观上或将为专业第三方教育评价机构的涌现营造足够的政策空间并带来有利条件。

提质量、促公平,教育评价肩负重任

开展实施省级教育评价,其目的就是要督促省级教育提升办学质量,正如《办法》所指出的,为推动省级人民政府切实履行教育工作相关职责,提高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对省级人民政府领导、管理、保障、推进本行政区域内教育事业改革发展稳定工作有关情况开展教育评价。

而根据《办法》要求,省级教育评价周期为每年开展一次,并需要根据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的总体目标、当年重点任务和存在的突出问题,制定年度评价工作重点、实施细则。这就意味着,评价体系和具体内容并非一成不变,而是需要根据每年教育工作的具体内容和重点作出对应改变。

实际上,在我国突进教育普及和发展的过程中,各界对有关教育评价的观点一直持正面态度,客观上也促进了主管部门的政策部署进度。早在2002年,教育部就印发了《关于积极推进中小学评价与考试制度改革的通知》,首次提出要探索有利于引导学生、教师和学校进行积极的自评与他评的评价方法,同时明确了学校评价的参与主体应该多样化的要求。2015年,教育部下发《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改变的若干意见》中明确部署构建政府管教育、学校办教育、社会评教育的格局。

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吴遵民一直主张呼吁教育公平以及不断提升教育教学质量,他在此前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曾指出,教育公平涉及教育的起点公平、过程公平以及结果公平,其是相对公平的概念。但无论是均衡义务教育资源、推进教师流动试点,还是实施异地高考政策等,都是在不断践行着对教育公平的努力。

吴遵民认为,无论是任何改革和政策实施都需要一定的评价标准来评定是否有效和达成预期目的,比如对教育经费的使用,就需要在确保分配公平透明的前提下,开展经费使用情况的评价,以确保经费下拨到人。如此才能逐步切实地均衡配置教育资源,促进教育更趋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