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语文新课改“热问题”的“冷思考”
2015年11月10日 来源:语文报教师版 作者:王守军 浏览次数:801

随着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不断深入,教师的教学观念、教学方式发生了变化,课堂教学不再是一个封闭系统,也不再拘泥于预先设定的固定不变的程式,师生在教学过程中的即兴创造也得到了鼓励。总之,课改的成绩是巨大的,影响也是深远的。但是,其中也存在着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它们就像吞噬课改成果的红蜘蛛,似有蔓延的趋势,值得广大一线教师重视。


    一、教学方式——乱花渐欲迷人眼


    新课程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一些教师为迎合课标精神,整个课堂便探究不息,合作不止。新课伊始,先是让学生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地自学一番。接着,放手让学生提出各种问题,对于学生提的问题的难易及价值,教师不加归纳、筛选,便让学生分成若干个小组展开热烈讨论。这里,教师耐心的启发指导、声情并茂的感染调动并无踪影,学生是众鸟乱飞,天马行空。最后,再让学生拿出专家的水平对课文进行拓展探究。其结果呢?课堂是热闹了,但也乱了,学生所获无几。那些成绩差的学生更是成了课堂中的“三陪”——陪听、陪说、陪造气氛。最让人担心的是,这种“教学模式”日趋成为时尚,甚至被认为体现了新课改的理念。试想,一个正处于积累知识和积淀文化阶段的小学生,在课文还不能流利地读的情况下,能提出什么有价值的问题?一次不是在触动课堂教学的筋骨处、要害处和灵魂处进行的合作学习,学生能有什么大的收获?如果篇篇课文都拿来探究一番,那不就导致探究的浅层化和庸俗化了吗?
    新课改只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改革创新,而并非对传统全盘否定。当今的语文教学同样需要“举一反三”“循序渐进”“启发诱导”的教学方法,“诲人不倦”的教学态度,“因材施教”的教学策略,“传道、受业、解惑”的教学原则,同样需要增加学生知识的“厚度”。因为,只有具有一定的知识储备,才能深入地理解、鉴赏和表达,才能进一步对文本进行实际意义的探究。


    二、教学手段——大珠小珠落玉盘


    很多教师在评比课、观摩课上,刻意标新立异,不是把教学重点放在文章的阅读和理解上,而是放在张扬“人文性”,增加教学内容的“文化含量”上,一会儿播放音乐,一会儿展示从各方面收集来的图片资料,一会儿要求学生辩论,一会儿要求学生表演,真是“嘈嘈切切错杂弹”。但教学完一篇课文,学生读课文仍然结结巴巴,如同没学过一样,问及课文语句,更是茫然不知所措。问题的严重性更在于:这样包装亮丽、华而不实的课目前正被作为某种“范式”纷纷效仿。
    从语文学习的特点看,语文学习让学生学习和思考的是作者通过纸质媒介如何叙述一个个动人的故事,如何成功地描写一处处美丽的风景,以及自己如何对这些描写可能产生的意义进行独立的、创造性的理解和阐释,而不是欣赏音乐和图片,也不是关注那些大而无当的社会、文化问题。例如,教学朱自清的《春》时,“山朗润起来了,水涨起来了,太阳的脸红起来了”这娓娓道来的语言正是让学生领会美景、丰富体验、发挥想象的好资源。在我的启发下,学生通过想象,脑海中呈现出一幅幅鲜活的画面,真正体会了语言文字的魅力,而每一位学生心中的“画面”正是他作为独特个体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特体验,这是最宝贵的“悟”。我想,我们的语文教学还是从翻开字典,打开课本,扎扎实实写正确汉字和读通顺文章开始吧!


    三、多元解读——千树万树梨花开


    阅读教学中,教师要珍视学生独特的感受、体验和理解,然而走进时下的课堂,我们发现部分老师对“何谓学生的独特体验”“如何珍视学生在阅读中的独特体验”等问题缺乏理性与辩证的思考。例如,有的学生读了《狐假虎威》后,认为以后遇到紧急情况也应该像狐狸那样机智、勇敢;读了《景阳冈》后,认为武松不保护野生动物;读了《背影》后,认为父亲爬月台过铁道买橘子,违反了交通规则;读了《愚公移山》后,认为愚公确实愚,移山不如搬家。教师如果把这种不顾文本整体意义和深层意义的“海侃神聊”也视为“独特的、与众不同的”创新思维而大加赞赏的话,就不能不说是语文教学的悲哀。
    阅读是读者跨越时空与作者进行心灵对话的活动,读者的理解无论多么独特、多么具有创造性,都是由文本本身激发出来的。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他们都是哈姆雷特,而不是闰土或其他什么人。每一个文本都有其阅读理解的空间,这个空间或大或小但不是无限的,都受制于作者和主人公所处的时代背景,读者不能抛开文本和作者所处时代背景随意理解或任意解释。因此,教学中,教师必须扮演好平等中的“首席”这一角色,时刻注意纠正学生那些有悖于正确价值取向的“独特体验”,让学生知道:什么是真善美,什么是假丑恶;什么事可做,什么事不能做;什么事应该赞成,什么事应该反对;什么人可爱,什么人可恨;什么人该同情,什么人该批判。只有这样,才能培养出具有正确价值观的人才。


    四、教学评价——接天莲叶无穷碧


    新课改强调教师要尊重、赏识学生,但一些教师却将其理解为对学生只能表场,不能批评。于是,课堂上便出现了“满堂夸”“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现象。不管学生对问题理解的程度如何,教师一律以“很好”“不错”“你真棒,我为你自豪”等毫无针对性且廉价的评语加以肯定。有时,学生的理解完全“文不对题”,教师也不置可否,而是请下一位同学接着谈。这些做法都是不正确的。
    其实,尊重具有相对性。尊重不是无原则地包容,也不等于一味地顺从和迁就,更不等于放纵。真正尊重一个人,就要更严格地要求一个人。因此,科学的尊重观绝不拒绝批评,也不排除惩罚。课堂上,教师过多地夸奖学生实际上是其不负责任的表现,因为那些随意的夸奖不仅不能对学生产生积极的导向作用,反而可能诱导学生浅尝辄止,养成随意应付的习惯,对学生健康人格的形成产生负面影响。
    综上所述,我们必须封杀课程改革中的种种虚假现象,还小学语文课堂一片蔚蓝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