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策略地提高阅读教学效益构建教学相长的智慧课堂(结题报告)
2017年09月11日 来源:转载自《新教师》 作者:黄国才 浏览次数:522

有策略地提高阅读教学效益  构建教学相长的智慧课堂

福建省普通教育教学研究室  黄国才

 

语文教学诸多问题中,以阅读教学的问题最繁琐、最复杂,比如,阅读教学“教什么”(包含“学什么”)“怎么教”(包含“怎么学”)以及“怎么考评”等等。可以说解决了阅读教学的问题就解决了语文教学的问题,因此,12所小语基地校有11所都铆定阅读教学的改进研究,聚焦怎样有策略地提高阅读教学效益,构建教学相长的智慧课堂。基地校课题研究团队从“教研”到“教学”到“考评”通盘考虑问题解决之策,分工协作,各显神通。

一、问题解决式教研——针对问题、解决问题,突出研

毫无疑问,校本教研是学校教师专业发展、教学质量提升的重要力量。但是,校本教研“只见‘教’不见‘研’”的低水平重复问题也显而易见。校校“教研”周周“活动”,却像“驴子拉磨——原地转圈”。针对此,12所基地校教研组都不约而同地想到要提高校本教研的“研”之含金量——“问题解决式”教研应运而生。一般程序是:针对具体问题→研讨问题解决策略→设计教学方案→实施多轮课堂教学→诊断问题解决的程度。当然,问题解决难以一次凑效,则反复多次进行,直到问题解决为止。比如,龙岩市松涛小学的“一课三研”教研模式,就是问题解决式教研的典型代表。

一课三研的教研模式,突出“四性”分三个阶段进行。四性指,问题性,针对问题,聚焦问题的解决策略、以课呈现解决过程,突出“研”;主体性,问题来自教师、解决问题靠教师,每一位教师都为解决“自己的问题”而忙活起来;实践性,解决问题是在课堂教学里、是教学实践而非“纸上谈兵”;操作性,讲程序可操作,确保拿来就可用,用则有效。三个阶段分为:备课评议,教研活动前一个星期备课(针对问题、教材解读、研究策略、设计教学)评议(评议教学目标,由指导老师或专家与上课老师面对面研讨);上课评议,第一次上课,由专家、指导、上课和听课老师会商“问题解决”情况以及改进之策,而后上课老师综合意见调整教学;再上课评议。第二次上课,由专家、指导、上课和听课老师再次会商修改。一课三研,研的是教师自己的问题、上的是教师自己的课,但是,它是集大家的智慧,也是解决大家的问题,因此,大家倍感亲切、也倍加努力。

二、思考分享式教学——教儿童有分享、有方法、有思考地学习

12所教研基地校瞄准阅读教学存在的关键性问题,借鉴教育部重点课题(编号:DHA140324)的研究成果《教儿童有分享、有方法、有思考地阅读》,聚焦有策略地提升阅读素养,构建促进学生深度思考的分享式课堂教学模式,实现“用智慧的手段培育智慧”的智慧课堂之目标。

(一)先进教育理念“落地”,构建“学习共同体”

福州教学四附小聚焦先进教育理念落地工程,构建“学习共同体”。首先,重新审视教与学、学与学的关系,切实把学习的权力和责任还给学生,构建“学习中心”课堂;同时,关注同桌“两两互学互助”的“柔软式的对话”。其次,注重教学策略的选择和优化,实现有方法有策略地学习。在四附小的语文课堂上,学生的学习实践充分而有质量,这种“质量”主要通过教师有针对性的指导来实现。教师“有针对性的指导”包括:用高层次的问题引领学生开展深度思考,减少碎片化学习,让学生在充满趣味又有挑战的学习活动中养成能力;对学生的学习反应进行恰当的点拨与提升,以学定教,促进学生向最近发展区迈进,构筑起师生共学共进的“学习”共同体。

(二)聚焦阅读策略研究与开发

福州实验小学的在对国内外典型阅读策略进行文献研究之后,研发了亲子绘本系列“微信群分享”阅读策略,构建出单篇文本预测策略阅读教学模型和群文阅读教学模型。

漳州市实验小学则借鉴“五层次阅读能力模型”(即检索、理解、运用、评鉴和质疑•创新),参照课程标准,摸索出:目标导引法、体验法、批注法、融合“非连”文本法,然后到课堂去实践,取得良好效果。

平潭实验小学聚焦“提问策略研究”,虽然切入口小,但是实用性大,总结出教师课堂提问的一般策略:聚零为整、避轻就重、合理变通等等,具体操作,如,与文本对话抓关键点、疑难点、模糊点;与学生对话抓兴趣点、兴奋点,虚实点,等等。

(三)课内外阅读无缝对接——教科书得法、课外书得益

提升学生的阅读素养,课内与课外要拧成一股绳,实现教科书得法、课外书得益。福建师大附小一方面改进课堂教学结构,建构小学语文教科书与课外阅读书籍(文章)一体化阅读教学模式;另一方面积极探索课内外阅读衔接的结合点和基本方法,构建课内外阅读相互沟通、相辅相成的阅读体系,如,有主题地萃取文章;有结构地呈现文章。操作上,一是,着重辨识文本特征和阅读策略,完善阅读心理图式;二是,有针对性地设计问题,无缝对接课外阅读,编制了一套各年级课内外阅读对接篇目文集。

(四)信息技术支持,为我所用

毫无疑问,信息技术已经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人们的思维方式。然而,信息技术在语文学科教学中始终是“拥”而不“用”、“噱”而不“学”、“到”而不“导”。福州教院三附小则利用省基地校平台,与社会力量结合开展研究,为智慧课堂注入新鲜血液,探索出信息技术环境下阅读教学的三个基本模式架构:一般模式架构:揭示课题、检查预习→自主探究、展练梳结→交流评议、迁移运用→总结反思、课后延伸。互动式智慧课堂教学模式架构:教师从丰富的资源库选择所需的课件进行加工和重组,帮助学生建立新旧知识的联系,通过师生互动,帮助学生内化知识,实现迁移和运用。“明日阅读”实验的MSSR(互联网+借阅)模式,实现二维码扫描借还图书,并在线上分享、读写互动、彼此分享阅读成果。

(五)教学精致化微模式、微课程研发——可学好用

12所学科教研基地校课题组不仅关注学习方式转变、学习策略研发和运用,而且关注更为具体的课型研发等微观问题,使12所基地校成为一个问题解决的整体,教研的能量在这种“整合的、系统的”思维中彰显出来。

1. 宁化县第二实验小学提出“凭借课文培养听说读写能力”的“表达型”教学形态,着力改变教师的教学角色和教学设计成规,策划儿童言语实践活动,关注阅读力、思考力和表达力的培育和提高,构建“言语单元模块”的“表达型”阅读教学范式,初步形成了“表达型”课堂的理论体系。

2. 龙岩市松涛小学的将“阅读教学‘精致化’”研究升级为“精致化微模式”研究,努力使“精致化”落地课堂、服务教学,形成系列实践成果,包括对话朗读指导精致化微模式;运用“球形”教学法指导学生精读课文微模式;“1+X”阅读教学读写训练微模式;低年级识字教学微模式;低年级儿童写字教学微模式等等,还编写了12册“阅读教学精致化微模式”教案汇集。

3.福安市实验小学总结出中高年级“自能作文”的主要策略,包括追溯“本源”,解决学生素材及词汇积累及运用的问题;强健“骨肉”,解决文章写作顺序及将重点写具体生动的问题;注入“灵魂”,让每一篇习作都焕发生命的活力,编写完成八册《训练教程汇编》。

4. 集美小学将“汉字学”运用于识字和阅读的成果转化为可视的“微课程”,分不同学段各有侧重地呈现教学课例。如,低年级,采用同一部件的拓展学习,关联部件的整合学习,形近部件比较学习的三种学习模式,让学生以“组块”的形式建立汉字的系统概念。中高年级,则根据不同的语境特点、文体特征、方法指导、情感主旨等,兼顾考虑学段特点,恰当地运用汉字学知识,从系统化的角度挖掘“字感”、建立“词感”,在语言实践中助力学生“语感”的整体培养。

三、匹配实效式评价

在影响语文课程实施的诸多问题中,考试评价始终是“牛鼻子”。而小学语文考试评价几乎是三十年未曾改变——“考所不能考、考不出所考”和考评不分等问题,严重制约了课堂教学的改进和效益。因此,改进小学语文的考试评价,考所能考,考出所考;考评分开,评出实效(考试评价中,考试的影响力最大、最直接,可以说,改进了考试,教学的改进将“立竿见影”),努力将教学和考试评价调整到与课程标准一致,是智慧课堂的基本要求、也是智慧课堂的基本保障。换言之,智慧课堂需要“智慧考评”保驾护航,或者说智慧课堂内在包涵了“智慧考评”。

因此,12所基地校一手抓课堂教学改革,一手抓考试评价改进,借鉴黄国才老师的《指向核心素养的小学语文测试工具研制框架》和PIRLS等国际阅读素养测试经验,改进纸笔测试命题,努力使考试评价匹配课堂教学。比如,泉州市实验小学、福州市群众路小学的课题研究,聚焦改变以往“因袭传统、凭借经验”命题造成的“效度低、信度差”的局面,创新测试工具研制机制,形成“三审二评一反思”规范程序。三审:一审,由出卷教师根据课程标准精神,结合各学段的内容,初步拟定试卷;二审,由教研组把关,修改试卷;三审,由教导处结合学校的命题要求再次审核把关,最终定稿。二评:他评,考试结束,对数据进行分析,并征求教师和学生意见,汇总会诊;自评,出卷教师根据汇总会诊意见,对照预估和实测,作自我评价。一反思:由出卷教师反思总结拟卷得失。同时,重点研究小学四年级学生阅读素养的测试工具。

回顾两年多的研究历程,得者、得其所;失者、待改之。一言以蔽之,我们隐隐窥见智慧课堂之端倪——问题解决式教研+思考分享式教学+匹配实效式考评=智慧课堂。这种把教学与考试评价通盘考虑的整体思维方式和行动模式,是抵达“培育智慧学生、成就智慧教师”(郑云清语)之教学相长理想境界的通途。(福建省小学语文学科教研基地校构建“智慧课堂”课题研究结题报告)(《新教师》2017年第8期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