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地理
2017年09月08日 来源:《中学地理教学参考》 作者:丁帅 浏览次数:177

歌手高晓松说:“生活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而我则说:“教学不仅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地理。”诗意的生活,已内化成人生的一种理想。作为地理教师的我,偶尔也背背诗,品品散文,虽然平日没有多大多深的理解,但是当我走在邯郸的沁河边,看着河底长长的水草随着水波荡漾,就突然想到了“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初春之时,骑着自行车赶往学校,看着路边桃花盛开,那种怒放的样子,就突然理解了“桃之夭夭,灼灼花华。”冬天去碛口时,看着满山的白雪和被冰侵占了半个河道的黄河,“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就脱口而出。暑假登太白山,累到双脚只知道机械地交替着往前走,“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居然涌上心头。

这是怎样的一种愉悦心情,忽然就想到跟地理有关的诗太多太多啦。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罗敷《陌上桑》)日出方位说明了这是冬天,聪明而自负的小女子罗敷,依窗而立,叙说心事。

年轻的小赵老师曾问我,为何学校的一棵杨树总是南边先发芽,北边后发芽。我没有多费口舌,一句古诗就回答了问题:“一树春风有两般,南枝向暖北枝寒。”她还发现,学校墙边有一棵柳树,每年发芽的时间比别的树早。我仔细观察,发现它的旁边有暖气管道,原来早发芽的原因不是阳光差异,而是热量影响。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春日偶去邻近的魏县,一进梨园,但见满树雪白的梨花,立刻想到了这首诗。诗中描述的天气,就是受快行冷锋的影响。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白居易《大林寺桃花》)每年五六月登山时,我都不自觉地想到这句诗,感叹不同空间季节的差异,这叫垂直地带性。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杜牧《清明》)不管它是描述天气,还是描述的气候,这种天气都是准静止锋的特点,课本上的描述叫多连续性降水。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水调歌头》)月亮的形状在不断变化,课本上叫月相。当然,描述月亮的诗太多了,什么“月黑雁飞高”,说的是月初或月底在打仗;什么“床前明月光”,估计是李白十五前后在开怀畅饮;“月上柳梢头”,定是满月之时约见心上人;“露似珍珠月似弓”,月相成了小牙,猜想白居易此时正在水边看女人洗衣服啦。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李白《早发白帝城》)多么愉悦和急迫的心情,说明长江这一段落差大,水流急,山高谷深,水能丰富。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诗人在唐初就描述到了“地球村”现象,谁来考证一下王勃是不是QQ或微信等聊天工具的鼻祖?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使这句诗已成为了现实。

教学不仅有诗和地理,还有眼前的苟且。眠嘴一笑,吃饭去,吃完饭上班。 

(作者单位:河北省邯郸市第一中学)

——选自《中学地理教学参考》2017年第6期(下半月)刊首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