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命题与评价需要依照课程标准
——以“赤壁之战”题为例
2015年09月02日 来源:《中学历史教学》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1454

“赤壁之战”题是一道高考历史选择题。该题如下:

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亲率大军号称80万屯兵江北,周瑜率兵数万布防江南,大战(见图)一战即发。时值隆冬季节,北风呼啸。周瑜忧心忡忡,孔明密曰:“欲破曹公,宜用火攻;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这里“东风”指

 A.自西北吹向东南的风    B.自东南吹向西北的风

    C.刘备统领的孙刘联军    D.增援的船只及燃烧品                                

一些专家学者以及高中历史教师对该题的评价,有这么几种:

有的认为这是一道很有创意的历史地理题。把地理与历史两个学科整合起来,真正体现浓厚的文科综合价值和意义。

也有的提出质疑与批评,认为这纯粹是形式重于内容。该题考查的是地理知识、能力与方法点,有悖于高中历史教学的要求,显失公平与合理。

还有的认为示意图及题干部分文字材料属于“伪材料”。考生只要根据与《三国演义》“借东风”的常识,甚至打《三国志》游戏得到的认知来应对就可。所以,该题不能如实检测和反馈高中历史教学情况,也偏离了高中历史课改的基本理念和价值取向。

笔者以为,上述评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有一定道理,但缺乏科学与权威的“法定”评价标准。“我国自21世纪初开始的基础教育领域新课程改革本质是基于标准的教育改革。基于标准的教育系统有四个重要组成要素:课程标准、课程、教学、考试评价。……基于标准的考试的基本目的是考查考生经过一定学段的学习后,知道什么,能够做什么,亦即考生掌握多少课程内容标准规定需要掌握的学科知识、技能、方法等。”[1]因此,笔者上述“法定”评价标准,就是教育部颁发的历史课程标准。

我们知道,教育考试是基于课程标准的教育心理测量。因此,无论是水平考试还是选拔考试的历史试题都必须遵照历史课程标准的规定,直接依据基于该标准编制的相关考试大纲命制。同理,也需要应用历史课程标准来衡量和评价历史试题。

鉴于教育考试的高风险、高利害的特性,保证社会公平与稳定。针对高考,教育部考试中心编写了高考《考试大纲》。各实验省区据此也编制了适用当地的《考试说明》。针对会考(或学业测评),各实验省区也编制了各自的《考试大纲》。无论高考《考试大纲》、《考试说明》,还是会考(或学业测评),都是规范命题与教学的法定文件。它们都明确了具有强制执行的效力。以《考试大纲》为例,其前言明确指出:“《考试大纲》和《考试说明》既是命题的依据,又是考生复习的主要依据”。显然,发布这样具有部门法规性文件的意图,是以公开的规则来保证命题与考试的公平、公正,约束和规范考试命题和复习迎考。

在讨论中,有一些人认为凡是中学阶段所学知识都可以考,不能那样死板。乍看这样说法似乎有理,但细究起来是并不合乎规范。因为,大规模教育考试是基于学科的心理水平测量。很多人在设计、审视和评价历史试题时,习惯从历史学科内容领域出发,而不是从该试题测量目标的行为目标出发,这对于根据考试结果推测考生的心理结构与能力是非常不利的。[2]高考诸文件制定的“游戏规则”中明确划定了考查历史主干知识的“考试范围”。在“能力立意”命题指导思想下,目前所划定的“考试范围”的考点,足以支撑考查相应的历史学习能力、方法与思维方式的需要,并无必要突破“考试范围”去拓展“非法定”的考点,加重考生的精神负担与学业负担,似有失公平与公正。

也有一些人士认为课程标准、《考试大纲》、《考试说明》存在瑕疵,因此命题不必依据这些文件,可以适当灵活参照使用。对此,笔者以为它们有瑕疵不假,但在高考命题处于探索阶段以及中学历史课程改革深化的当下,这些文件固有的权威性与公信力,对历史教学与高考命题的规范作用与导向意义尤为重要。因此,从“无规矩不成方圆”道理出发,不能因个人不同见解而改变规范化的“游戏规则”。

根据《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解读》一书,必修模块一的本专题“强调专题在反映人类政治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代表性,如专题一‘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其内容关注的是古代中国社会发展所产生的而影响……”“如专题一‘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的时间长达两千多年,……一般而言,我们可以通过一个专题就能从历史的角度来了解一种重要政治制度的缘起、发展、变迁以及历史影响。”[3]

该题描述的“赤壁之战”,涉及两汉时期的政治分裂局面。其在历史课程标准中,归属必修一模块下的专题一“中国古代的政治制度”。该题取材“赤壁之战”来创设试题情境并无不妥,但其失误在于并没有把问题落在“古代中国的政治制度”,考查该“重要政治制度的缘起、发展、变迁以及历史影响”。 本题与历史课程标准的专题核心相悖,且并不依据《考试大纲》及《考试说明》相关规定。它虽在形式上着力创新,但其史料素材与考查指向全都超“标”、超“纲”、超“本”,单方面突破了上述文件规定的“游戏规则”。它违背了考试命题评价与课程标准一致性的基本原则,所创设的“靶向问题情境” [4]目标出现偏差。它一方面有损相关文件的信用、权威和公信力,另一方面也误导和伤害了遵守“游戏规则”的考生以及基层历史教师。

正如雷新勇先生所言,“大规模教育考试涉及的内容应该以考生高中阶段所学的学科知识为基础。……由于时间的限制,我们要求考生完成的试题仅仅是所有可能的学科试题集合中很少的一部分。我们需要用这很少一部分试题来推测考生的心理结构或能力。……因此,选择的样本必须有代表性,即试题涉及的内容领域应该是学科的重要内容,如果涉及的是次要或不重要的内容领域,那么就很难将考试结果解释为学科能力的标志。”[5]为此,必须选择具有典型性与代表性的历史学科知识内容作为考查的“知识内容”,在考生的“减负”和考查的“信度”之间找到平衡点。

“赤壁之战”题当对应于课程标准中的必修内容和《考试大纲》中的必考内容。遗憾的是,该题情景材料是“赤壁之战”,考查指向与“赤壁之战”直接关联的地理知识性问题——“风向”。查阅高中历史课程标准的知识内容,以及《考试大纲》、《考试说明》中“考试范围”,均未把它们列入。再进一步核查考生所使用的历史教科书,也未见关于“赤壁之战”的只言片语。

无论赤壁之战还是借东风,均非历史学科主干知识,故其选取样本不具有典型性与代表性,考查实测数据当属无效。因此,笔者以为选择这样的命题考点是欠妥的。

为了验证上述判断,笔者特地做了实证调查。随机选取两所中学的初、高中学生各60人,用该题进行测试。结果初、高中学生的得分大致相当,得分率分别是0.720.74。结合问卷调查与个别访谈,除了初中学生31.2%认为是依据教材知识获取答案外,初、高中学生合计有65.6%认为其是应用影视、游戏等获取的知识来推断答案的。

综上所述,本题不能作为判断学生在校学习历史状况的真实依据,无法体现对中学历史教学的导向、诊断、促进与激励的功能。可见,其信度与效度当存疑。

由于目前国内对考试测量理论与实践尚处于探索阶段,往往是不同人群基于所从事工作的经验与直觉从事历史命题与评价,缺乏依托历史课程标准的意识,难免失之偏颇。因此,有必要借此重申基于课程标准编制的《考试大纲》和《考试说明》既是命题的依据,又是考生复习的主要依据,还是评价历史试题的依据。这对于考试命题以及教学实践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与导向作用。

 

 

【参考文献】

 [1]雷新勇:《基于标准的考试命题技术(一)》,《考试研究》,2011年第1期。

[2]雷新勇、周群:《试题命制的理论和技术(二)》,《考试研究》,2008年第2期。

[3]历史课程标准研制组:《普通高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解读》,江苏教育出版社,2003年12月。

 [4][比]易克萨维耶·罗日叶著、汪凌译:《为了整合学业获得——情景的设计和开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5月。  

[5] 雷新勇、周群:《试题命制的理论和技术(一)》,《考试研究》,2008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