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文化回归心灵
2016年01月07日 来源: 作者:平潭一中 魏舒忆 浏览次数:742

现在的文化似乎很热闹,各路神曲style萦绕身旁,各种名人自传励志宝典横空出世,更有荧幕上的各种媳妇婆婆各种宫斗宅斗……然而,这种浮于表面的热闹,真的是文化的繁华?

对太喧嚣的事物,莎翁曾嘲讽道:“充满声音的狂热,里面空无一物。”这也正是现在的热闹。文艺,应回归心灵,而非囿于表面的繁华。也只有真正的、回归心灵的文艺才能构建起新时期的民族精神之基。

十八大报告中,胡锦涛说,“文化是民族的血脉……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必须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因而,在今天,我们需明白,让文艺回归心灵,提升国家的软实力,方能实现精神甚至是物质维度的中国梦。

为何文艺会与心灵疏远?

或许,是日益的物质化将文艺推远。

北京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索谦曾说“市场经济的幽灵进入艺术殿堂,众神在迷幻下走下圣坛,加入大众狂欢,规则将按市场法则改变。”诚然,在经济的决定作用下,文化也应其而变。改革开放后,信息的高速化、经济的国际化,使文化越发泛娱乐化,使越来越多的文化人转型为商人,也使得文化市场中正负的碰撞更加激烈。既有如《饥饿游戏》、《13杀人游戏》宣扬暴力血腥的;也有如《郭明义》、《焦裕禄》宣扬乐于奉献的;有如相亲节目低俗“攻略”宣扬拜金庸俗的;亦有如《百家讲坛》、《读书》来传导高雅智慧的。当前,文化的内容形式因多种经济所有制而多元。但是,我们关注的不应只是文化产业GDP的上涨,同样应看到,当文化因市场和传媒成为一种商品时,在经济利益驱动下,率真的文化就愈发远离了心灵,越来越不能传递真善美,无法引起艺术共鸣与深长思索。

同样,文化人守不住“静”,也把文化推远了心灵。

桑塔格曾说:“我写作,不是因为那里有读者,而是因为那里有文学。”真正能走进内心的作品,必然需要在沉静中的酝酿,需要对作品的负责及对艺术的尊重。然而,在市场经济的幽灵之下,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些。为求名求利,文化人们纷纷投进群众的狂欢中,上节日的上节日,搞宣传的搞宣传,功利的浮躁之下,怎有内心的沉静,所以作品就愈发离开心灵而成了热闹的唱和。更甚者,一些创作者连基本的文字求是之心也丢却了,错字充塞,语病接连,史实真相上移花接木,表现的不再是真实,而是更迎合少数人需求的“假大空”。试问,失去这种“真”、“静”之心,文化创作又何以保存本质,又何能靠近人们的内心世界。

莫言在获奖时曾说:“我的小说描写了广泛意义上的人。我一直是站在人的角度上,立足于写人。我想,正是因为莫言把“写人”作为创作之目的,把走近人们内心视为动力,所以他的作品才能有永久的生命力,触动评委的心,也正是他始终持静,方能致远吧。这又何尝不是娱乐化年代中,一个巨大的启示呢,当娱乐化物质化的年代解构了理想,稀释了精神,人们因屏幕上耳朵旁的事物欢乐却不知为何而乐时。应让文化回归于心灵,让文化的内涵重新真正回归,成为凝聚力量,鼓舞斗志,让人们从迷幻中振作的木铎。

于是,我希望,文化创作之中,能多一些弘扬真善美的正能量,少一些以低俗迎合低俗的负面作品,媒体们能在后限娱令时代,多一些负责与引领,少一些喧哗与误导,作者们能将心静守于文学殿堂之上,而非置于名利场之中。唯有此,中国梦方有了精神上的长明灯。

让文化回归心灵……回归,也是一种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