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外的成功的研究性学习案例
2016年06月13日 来源:http://zhsj.lyge.cn/bencandy.php?fid=52&id=879《课程•教材•教法》新思考――综合实践活动(http://ipac.cersp.com/) 作者:高凌飚 张… 浏览次数:654

探究性学习或研究性学习都是由英文“InquiryLearning”翻译而来的,是人们在总结发现式学习和有意义学习的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一种以学生自主探究为主的学习方式。这一学习方式的出现,在学校教学领域引起了一场“学习的革命”。各种形式的探究性学习,如“专题式学习(ProjectLearning)”“任务式学习(TaskbasedLearning)”等,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学校学习的重要方式。在国内,上海首先在高中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紧接着,教育部规定在全国高中开设“研究性学习”课。随着新课程改革的进展,“研究性学习”将从小学阶段开始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的开设,一方面给学校教学带来“希望和曙光”,对传统的教学观念产生了强大冲击;另一方面,许多校长和教师由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没有真正理解“研究性学习”的理念,他们感到茫然,在实践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或者过分强调“研究性学习”的选题能否有高的研究价值或社会价值,热衷于邀请专家教授以至科学院院士来拟订课题让学生研究;或者不敢放手让学生自主探究,老师牵着学生的鼻子走;甚至从经济利益出发,编写各种各样的“研究性学习”案例卖给学生;有的甚至穿新鞋走老路,力图把“研究性学习”引导到解题上,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等等。这些错误的做法若不加以纠正,很有可能会把这一新课程引到精英主义或“应试教育”的歧途上去,完全失去开设“探究性学习”的意义。因此,有必要对什么是探究性学习,开设这门课有什么目的,它的特点是什么,应该怎样实施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本文先介绍作者在国外亲身参与的一个成功的案例。

新西兰的中学科学课程中,每学期都有两周共10节课的时间,供学生进行专题学习活动。案例时间是19887月临近期末之时,新西兰汉密尔顿市一所普通公立中学的初三班。活动开始之前,教师只是简单地交代,下来的两周是专题学习时间,请全班学生共同做一个探究,做什么,怎么做都由学生们决定,只要与科学有关系,又有条件能做好就行了。老师建议,学生们可先分组设想有什么可以做的课题,然后再一起讨论决定研究课题。按照老师的建议,第一、二节课,全班学生(28人)分成8组提设想,大家海阔天空地想了20多个题目,然后再分为4组进行讨论,每组选定一个自认为最合适的课题,最后由每组选出一名代表报告他们的课题和设想,全班同学一起比较、评议,再投票决定选择哪一课题。在这两节课中,老师在各个组巡回,主要是听学生的讨论,有时向学生提出一些实际问题,启发学生思考课题的实际可行性,如:做你们建议的课题需要些什么器材?要多长时间?花多少钱?有没有安全问题?有一组学生想分析橄榄球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的碰撞问题,请老师帮忙出主意。老师就要他们想想物体的碰撞有多少种情况,橄榄球运动员的碰撞应属于什么情况,碰憧有什么规律,到什么书上可以找到有关的资料,等等。

经过这样的讨论和投票,学生们决定做“市场上哪个牌子的洗衣粉洗涤效果最好”这一课题。下来的两节课,学生们分组讨论探究的方案,在许多问题上都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如市场上最常见的洗衣粉有哪些,要用什么规格的洗衣机进行洗涤,用什么样的洗涤程序,水温多少,洗衣粉应放多少,用什么样的布作为洗涤对象,等等。多小组讨论的问题不尽相同,也不全面,但全班的问题合在一起,就把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到了。如在讨论洗什么的问题时,开始有人提议洗校服,但是,校服有新旧、大小之分,不行,被否决了;后来又提议用一般衣服、用几块不同的旧布,等等,都又由于难以控制实验条件而被否决了;不过,同学们也觉得,用布比用衣服容易保证实验条件相同,因此决定用布,并不断补充控制条件:如布要都是新的,颜色相同,大小一样,再弄得一样脏;但都用浅色布也不行,不能全面说明洗涤效果。最后,他们买了五块颜色和深浅不同的布,裁成同样大小,弄得同样脏,然后用相同型号的洗衣机在同样的水量、温度、程序、洗衣粉量之下洗涤。又如,在比较洗涤效果时,应把布一起放在光线相同的地方,相互比较,再与一小块没有弄脏过的同颜色新布作比较,等等。

根据超级市场提供的资料,学生们选了4种销量最大的洗衣粉进行比较。因为学校里没有4台相同的洗衣机,就让几位同学带回家中去洗,还派了监督人,保证洗的方法程序符合预先计划安排。第一次洗出来的结果怎样也看不出差别,有的同学就打算下结论。这时,老师就提醒大家注意,是否这样一次实验就可以下结论了,全班又进行讨论。大多数同学认为只做一次实验,洗衣粉的用量只有一种,下结论太早了。于是决定逐步减少洗衣粉的量,再重复做实验。前几次结果都看不出差别,直至第四次才看出差别。然后,老师要求每个小组写一份研究报告,要写明研究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这一研究,做的方法和过程,对比的方法和过程,得到什么结论。报告是集体讨论写出来的,全部张贴在教室里,让学生们比较,哪一份有什么优点,选出最好的一份,并让这个小组把别人的优点都吸收过来,得出一份代表全班的报告。利用教师周会的时间,该小组的三名学生向全校老师做了一次很生动的报告。一个月后,新学期开始了,老师提醒学生看看上学期的活动有没有影响。怎样做老师没有说,同学们经过讨论,决定对老师们进行调查。他们在校门口给老师发调查表,内容是“你最近有没有买洗衣粉?如果买了,买的是什么牌子?”结果,买洗衣粉的老师中有80%买了他们证明洗涤效果最好的那种。

探究性学习或研究性学习都是由英文“InquiryLearning”翻译而来的,是人们在总结发现式学习和有意义学习的经验的基础上提出的一种以学生自主探究为主的学习方式。这一学习方式的出现,在学校教学领域引起了一场“学习的革命”。各种形式的探究性学习,如“专题式学习(ProjectLearning)”“任务式学习(TaskbasedLearning)”等,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学校学习的重要方式。在国内,上海首先在高中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紧接着,教育部规定在全国高中开设“研究性学习”课。随着新课程改革的进展,“研究性学习”将从小学阶段开始开设。“研究性学习”课的开设,一方面给学校教学带来“希望和曙光”,对传统的教学观念产生了强大冲击;另一方面,许多校长和教师由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没有真正理解“研究性学习”的理念,他们感到茫然,在实践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或者过分强调“研究性学习”的选题能否有高的研究价值或社会价值,热衷于邀请专家教授以至科学院院士来拟订课题让学生研究;或者不敢放手让学生自主探究,老师牵着学生的鼻子走;甚至从经济利益出发,编写各种各样的“研究性学习”案例卖给学生;有的甚至穿新鞋走老路,力图把“研究性学习”引导到解题上,以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等等。这些错误的做法若不加以纠正,很有可能会把这一新课程引到精英主义或“应试教育”的歧途上去,完全失去开设“探究性学习”的意义。因此,有必要对什么是探究性学习,开设这门课有什么目的,它的特点是什么,应该怎样实施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本文先介绍作者在国外亲身参与的一个成功的案例。

新西兰的中学科学课程中,每学期都有两周共10节课的时间,供学生进行专题学习活动。案例时间是19887月临近期末之时,新西兰汉密尔顿市一所普通公立中学的初三班。活动开始之前,教师只是简单地交代,下来的两周是专题学习时间,请全班学生共同做一个探究,做什么,怎么做都由学生们决定,只要与科学有关系,又有条件能做好就行了。老师建议,学生们可先分组设想有什么可以做的课题,然后再一起讨论决定研究课题。按照老师的建议,第一、二节课,全班学生(28人)分成8组提设想,大家海阔天空地想了20多个题目,然后再分为4组进行讨论,每组选定一个自认为最合适的课题,最后由每组选出一名代表报告他们的课题和设想,全班同学一起比较、评议,再投票决定选择哪一课题。在这两节课中,老师在各个组巡回,主要是听学生的讨论,有时向学生提出一些实际问题,启发学生思考课题的实际可行性,如:做你们建议的课题需要些什么器材?要多长时间?花多少钱?有没有安全问题?有一组学生想分析橄榄球运动员在比赛过程中的碰撞问题,请老师帮忙出主意。老师就要他们想想物体的碰撞有多少种情况,橄榄球运动员的碰撞应属于什么情况,碰憧有什么规律,到什么书上可以找到有关的资料,等等。

经过这样的讨论和投票,学生们决定做“市场上哪个牌子的洗衣粉洗涤效果最好”这一课题。下来的两节课,学生们分组讨论探究的方案,在许多问题上都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如市场上最常见的洗衣粉有哪些,要用什么规格的洗衣机进行洗涤,用什么样的洗涤程序,水温多少,洗衣粉应放多少,用什么样的布作为洗涤对象,等等。多小组讨论的问题不尽相同,也不全面,但全班的问题合在一起,就把有可能发生的情况都考虑到了。如在讨论洗什么的问题时,开始有人提议洗校服,但是,校服有新旧、大小之分,不行,被否决了;后来又提议用一般衣服、用几块不同的旧布,等等,都又由于难以控制实验条件而被否决了;不过,同学们也觉得,用布比用衣服容易保证实验条件相同,因此决定用布,并不断补充控制条件:如布要都是新的,颜色相同,大小一样,再弄得一样脏;但都用浅色布也不行,不能全面说明洗涤效果。最后,他们买了五块颜色和深浅不同的布,裁成同样大小,弄得同样脏,然后用相同型号的洗衣机在同样的水量、温度、程序、洗衣粉量之下洗涤。又如,在比较洗涤效果时,应把布一起放在光线相同的地方,相互比较,再与一小块没有弄脏过的同颜色新布作比较,等等。

根据超级市场提供的资料,学生们选了4种销量最大的洗衣粉进行比较。因为学校里没有4台相同的洗衣机,就让几位同学带回家中去洗,还派了监督人,保证洗的方法程序符合预先计划安排。第一次洗出来的结果怎样也看不出差别,有的同学就打算下结论。这时,老师就提醒大家注意,是否这样一次实验就可以下结论了,全班又进行讨论。大多数同学认为只做一次实验,洗衣粉的用量只有一种,下结论太早了。于是决定逐步减少洗衣粉的量,再重复做实验。前几次结果都看不出差别,直至第四次才看出差别。然后,老师要求每个小组写一份研究报告,要写明研究的问题,为什么要做这一研究,做的方法和过程,对比的方法和过程,得到什么结论。报告是集体讨论写出来的,全部张贴在教室里,让学生们比较,哪一份有什么优点,选出最好的一份,并让这个小组把别人的优点都吸收过来,得出一份代表全班的报告。利用教师周会的时间,该小组的三名学生向全校老师做了一次很生动的报告。一个月后,新学期开始了,老师提醒学生看看上学期的活动有没有影响。怎样做老师没有说,同学们经过讨论,决定对老师们进行调查。他们在校门口给老师发调查表,内容是“你最近有没有买洗衣粉?如果买了,买的是什么牌子?”结果,买洗衣粉的老师中有80%买了他们证明洗涤效果最好的那种。